• 人民日报社内蒙古分社 2018-12-04
  • 珠海市香洲区:以居民需求为导向的“议治相济” 2018-12-04
  •     笔趣阁 河北福彩排列5走势图 www.hrmh.net最快更新透视小房东最新章节。

        “好!”

        秦逸郑重的点了点头,道,“那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,就交给你了!”

        “放心,我一定会完成的!”

        白落信心十足的道。

        在她离开后,秦逸松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许多年都没有人打听到金云殿所在之地,更不要说白落了,就让她在黑市待着比较安全,

        等把姜家的事解决完,再去找她回家。

        “话说,没想到她虽然出生在宫家庄小黑市,却交了不少朋友,比如富阳的杭素薇与她情同姐妹,原在苍岭市红楼拍卖行的李芊汐,也与她关系非浅,现在长白山一带的黑市也有她朋友……”

        秦逸蜷缩在棉被里嘀咕起来。

        这时。

        有人在外面敲门。

        秦逸以为是白落忘了拿东西返了回来,便喊了声进。

        谁知,进来的人竟是余涟漪!

        “你来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秦逸狐疑的道。

        现在夜色已晚,在他印象中,余涟漪又是那种大家闺秀的淑女气质,怎么会大半夜去男人的房间呢?

        “我,我想问你一些事?!?br />
        余涟漪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哦,那坐吧!”

        秦逸披着棉被往里挪了挪,让她坐在炕沿上。

        余涟漪坐下来后,一双美丽的眼眸凝视着他,道:“你真的是我未婚夫吗?我们曾经……真的有一生一世的誓言?”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        秦逸很尴尬。

        要说是骗她的吧,他现在还在余家。

        要说真的吧,可这么漂亮且纯真的女子,怎么舍得骗她呢?

        最后,秦逸只好难为情的点了点头,心里寻思道:“果然如余晓东那小子所说,自己说什么她都信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,那……”

        余涟漪这时犹豫着,道,“那你能把这句话写给我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写给你?”

        秦逸不明所以。

        “我怕我忘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余涟漪垂下头,悲伤的道,“每天早上醒来,我都不记得之前的事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会吧?”秦逸惊讶起来,道,“那你醒来后,记不记得你父母,你堂哥之类的?”

        “记得?!?br />
        余涟漪点了点头,而后道,“大夫说我只能记住有三代血缘关系的亲人,除此外,所见过的人和事,都会忘记,每天早上我娘都会给我讲前一天发生的事,可我总是想不起?!?br />
        秦逸的神色,不由得凝重起来。

        本以为余涟漪记忆力差,但没想到是真出了大问题!

        这可能是她身体疾病引起的。

        幸好现在银藤花已经找到,等明天大夫来了,为她治疗好,应该会康复。

        “好,那我给把我们的誓言些下?!?br />
        秦逸说道。

        反正等她病好后,就会把这些忘掉,索性就先给她编造一个善意的谎言吧!

        不然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子,却没有记忆,实在是可悲。

        片刻

        秦逸拿纸和笔,写了起来,“……你说过,海角天涯零距,思念就是原动力,拉近你我的心,天大地大也只有你,所以我看到什么总会想到你,绝对不用去怀疑,我的心只可容纳一个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很显然。

        这几句话是刘天王的那首《我的心只可容纳一个你》的歌词。

        没办法。

        秦逸演技再好,也不忍用心去欺骗一个比雪还纯的女子,只好用歌词代替。

        写完后。

        余涟漪照着歌词轻轻念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念着,念着,她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幸福的光彩,抬眼对秦逸道:“我们曾经真的是这样吗?我,我曾经也这样思念过你吗?天大,地大,心也只有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,我们两个当时可是一见钟情?!?br />
        秦逸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那明天早上,你可以找我吗?”余涟漪欣喜的去握住秦逸的胳膊,道,“我,我怕我明早忘记,所以想明早你提醒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好吧!”

        秦逸看着她期待的模样,实在不忍心拒绝。

        余涟漪见状,兴奋起来。

        而后。

        她又缠着秦逸,给她讲他们之前的故事,比如说是如何相遇,如何爱慕对方等等。

        秦逸只好又给她编造美丽的谎言故事。

        一直到夜深。

        余涟漪见秦逸打起了哈欠,她才起身,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该回去睡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,那明早见?!?br />
        秦逸道。

        余涟漪恋恋不舍的往外走,到了门口,她忽然又停下脚步,回头问秦逸,道:“对了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秦逸汗颜。

        把人家唬的一愣一愣的,就差跟自己拜堂了,结果还不知道自己名字。

        余涟漪见秦逸没有回答,以为是惹到他了,歉意的道:“对,对不起……我们以前的事,我都忘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没有怪你?!鼻匾荻运α诵?,道,“我叫秦逸,秦皇汉武的‘秦’,俊洒飘逸的‘逸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哦,好,我记住了!”

        余涟漪嘴角微笑,深情看了秦逸一眼,而后离开。

        房间里总算安静下来。

        秦逸也打着哈欠,关灯睡觉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。

        天气晴朗,风和日丽。

        秦逸起床后,遵守诺言,去往余涟漪的住处。

        此刻。

        余涟漪也已经起床。

        丫鬟一边给她梳头,她的母亲何仪,和往常一样,在一旁讲昨天发生的事。

        但没有提秦逸。

        这是出于母爱的?;?。

        傻子都知道秦逸是编的,秦逸怎么可能与她有过一段感情呢?

        她一早就知道是有人在骗她女儿。

        讲完后,丫鬟也给她梳洗完毕。

        而她则狐疑的道:“奇怪,我怎么总觉得还有一些事呢?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?!彼盖缀我敲Φ?,“赶紧去吃饭吧,吃完还要带你去找汤大夫治病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可是,这张纸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余涟漪拿出衣袋里昨晚秦逸给她写的歌词,看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还要,秦逸又是谁?”

        余涟漪抬头问向她母亲。

        “你,你还记得秦逸?”

        何仪惊诧起来。

        往常早上醒来后,她甚至会把每天伺候她的丫鬟名字都给忘了,只记得有血缘关系的亲人。

        今天怎么提到其他人名?

        虽然只是小小的改变,可这也算是一大进步!

        见何仪表情惊讶,余涟漪意识到她母亲的确少讲了昨天的事,于是道:“娘,告诉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边说,她边把手心握紧。

        其实她并没有想起秦逸是谁。

        是因为昨天她害怕忘记,悄悄把秦逸的名字,写在了手心里……

        正在这时。

        秦逸在外面敲门,叫道:“涟漪在吗?”

        笔趣阁 河北福彩排列5走势图 www.hrmh.net最快更新透视小房东最新章节。
  • 人民日报社内蒙古分社 2018-12-04
  • 珠海市香洲区:以居民需求为导向的“议治相济” 2018-12-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