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人民日报社内蒙古分社 2018-12-04
  • 珠海市香洲区:以居民需求为导向的“议治相济” 2018-12-04
  •     笔趣阁 河北福彩排列5走势图 www.hrmh.net最快更新欢喜记事最新章节。

        回了沉香轩,苏锦直接去了后院,继续调制药膏。

        不只是李老夫人需要,还有池夫人的安胎丸。

        苏锦忙起来就忘了时辰。

        反倒是杏儿时不时的跑屋外看看,姑爷有没有回来。

        王府门前。

        王爷骑马从军营回来。

        他刚下马背,李总管就走过来道,“王爷,世子爷在书房等您半天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王爷眉头拧紧。

        要有急事找他,大可以直接去军营,怎么在书房等他?

        带着疑惑,王爷去了书房。

        推开门进去,就看到谢景宸坐在书桌前。

        书桌上摆着两幅画。

        几乎是瞬间——

        王爷眉头就打了个死结。

        他把画藏的那么严实,怎么还被他给找到了?

        谢景宸站起来,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王爷,“父王还要瞒着我吗?”

        “知道这事对你没好处,”王爷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作为儿子,我有权利知道自己的生母是谁,”谢景宸道。

        而且现在不只是他的生母,还是南梁右相府赵大少爷的生母。

        王爷伸手把画拿起来,谢景宸摁着画像,问道,“我娘是不是南梁人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娘已经过世了,她是谁并不重要,”王爷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娘还活着!”

        赵大少爷此番来京都,不就是找寻画中人吗?

        南梁右相说画中人还活着。

        王爷把谢景宸的手拿开,把画卷起来道,“南梁右相让赵大少爷带画像来大齐是来找我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娘若是在大齐,若是在京都,她为什么不来找我?”

        一句话,把谢景宸问哑巴了。

        如果他娘还活着,人就在大齐京都,她会不来找自己的儿子吗?

        谢景宸望着王爷道,“我娘到底是谁?”

        这个问题,王爷一点都不想回答。

        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要好。

        知道的越多,烦恼就越多。

        南梁东临王府被诛九族。

        当年,南梁皇帝就是以东临王府有通敌之嫌灭了东临王府。

        东临王府一门含冤,至今冤屈也没有洗刷。

        如果东临王府还有后人在世,还想替东临王府翻案,有一个大齐的外孙对东临王府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        还有宸儿——

        太后和南漳郡主一直盯着镇北王府爵位。

        一旦抖出宸儿生母是南梁人的事,太后必定会联手崇国公逼他改立世子。

        不论宸儿生母是谁,都是他的儿子。

        王爷不想因为谢景宸的身世问题影响他的将来。

        可王爷的诸多顾虑,谢景宸不知道。

        他也没有把权势和地位看的多重,他只是想知道自己的生母是谁。

        从小到大,他连自己的母亲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。

        就算她已经过世了,他作为儿子,不应该去她坟前上柱香吗?

        谢景宸刨根问底,但王爷不说,他也没辄。

        “父王是逼我亲自去南梁查吗?”谢景宸最后道。

        王爷望着他。

        没有人比王爷更了解自己的儿子了。

        谢景宸说的出,便做的到。

        王爷退让一步道,“等我派去南梁的人回来,我再告诉你你娘是谁?!?br />
        谢景宸没有再逼问,因为他知道这已经是王爷的极限了。

        “那玉佩呢?”谢景宸再问。

        “玉佩被暗卫带去南梁了,”王爷道。

        暗卫谨慎,此去南梁,路途遥远,仅凭一句是谢景宸派去的,恐怕难以取信于赵诩。

        王爷就想到了那块玉佩。

        赵诩或许不认得玉佩是东临王世子之物,但南梁赵相一定认得。

        暗卫忽悠王爷,王爷当真了。

        怕有人还当着谢景宸的面提起玉佩,到时候谢景宸找他要。

        自己的儿子不好忽悠,王爷不得已找柳师傅打造了块假的。

        为了蒙混过关,他把玉佩砸碎。

        没想到还是露馅了。

        问不出什么,谢景宸出了书房。

        等他走后,王爷坐在书桌前,把画展开。

        看着画像,王爷脑袋一阵阵抽疼。

        因为他知道——

        谢景宸不会安分的等暗卫回来,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去查。

        后院。

        谢景宸迈步回竹屋。

        杏儿跑出来正好瞧见,道,“姑娘,姑爷回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等等,我把手头这点活忙完我就去,”苏锦道。

        “姑娘,你快点啊,”杏儿催道。

        苏锦,“……?!?br />
        要不要这么八卦?

        能不能有点做小丫鬟的觉悟?

        心里这样想,苏锦手脚却是麻溜了。

        半盏茶的功夫后,苏锦停下,火急火燎的出了竹屋去找谢景宸。

        进屋后,脚步才放慢下来。

        见谢景宸在作画,苏锦眉头拧了下。

        这是不是太有闲情逸致了些?

        走近,见画的是找出来的那幅画,苏锦望着他,“王爷不会什么都没说吧?”

        谢景宸摇头。

        苏锦无语了。

        王爷真是够能瞒的。

        谢景宸画的很快。

        半盏茶时间,画像就完成了。

        苏锦看了看,和王爷书房藏着的那幅一模一样。

        有这么姿容倾国倾城的娘,做儿子的模样妖孽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。

        谢景宸把笔放下,苏锦望着他道,“你要拿画像去南梁找你娘?”

        如果只是祭拜的话,镇北王府的祠堂里有他娘的牌位。

        杏儿有点懵了。

        赵大少爷拿画像来大齐找娘。

        姑爷却要拿画像去南梁找娘?

        可他们不是同一个娘吗?

        赵大少爷都找到京都来了,姑爷在京都找不就行了吗?

        谢景宸没有怀疑王爷说的他生母已经过世的事。

        王爷为了他娘都只给了南漳郡主侧妃之位,若还活在世上,王爷一定会把人找到。

        谢景宸只是想知道他生母到底是什么人。

        赵诩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。

        苏锦看着画像,若有所思道,“你娘既认识王爷,又认识南梁右相,身份一定不凡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池夫人不就是南梁人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没准儿她见过你娘也说不一定,”苏锦猜测道。

        如果池夫人就能给他们答复,谢景宸就不用派人去南梁了。

        嗯。

        准确的说是谢景宸不用亲自去。

        谢景宸根本没人可用。

        他的人都是王爷和老王爷给的。

        王爷明显不想他知道自己的身世,使唤暗卫的话,即便得到答复,也不一定是真的。

        谢景宸还没说话,杏儿眸光闪亮道,“姑娘正好给池夫人调制了安胎丸,咱们可以趁着送药的时候问问她?!?br />
        笔趣阁 河北福彩排列5走势图 www.hrmh.net最快更新欢喜记事最新章节。
  • 人民日报社内蒙古分社 2018-12-04
  • 珠海市香洲区:以居民需求为导向的“议治相济” 2018-12-04